車與生活


【市場評論】疫情造就更多「獨角獸」,嗷嗷待哺誰來認養?  

撰文:蔡至兼 Chien

對於熟悉日本動漫的人來說,「獨角獸」就是「機動戰士鋼彈UC」中的白色機器人;在21世紀,「獨角獸」是指估值超過美金10億元的新創公司,兩者可是天差地別,但唯一共通點應該都是「虛幻中帶點真實」、「需要靠資金(能源)才能生存」。

「獨角獸」傳說的起源,最早出現在西元2000多年前的印度河流域文化,舊約聖經、山海經也都有記載,中國古代稱為「駮」或「䮀」,西方是「monokeros」或「unicorn」,在傳說中「獨角獸」為「純潔」的代表,但到了21世紀,卻成為資本主義下的代表產物,簡單來說就是成立不到十年,估值超過美金10億元、約合新台幣300億元,且還未上市股票的新創科技公司,然而中國武漢疫情在全球無情地肆虐,市場中似乎還有無數的「準獨角獸」仍嗷嗷待哺。

雖然「獨角獸」一詞最造由風險投資專家Aileen Lee於2013年所創,實際上早在2003年之前市場就已存在不少知名的「獨角獸」,像Intel、Apple、甲骨文、微軟、Google、Amazon等,當然後來的臉書、UBER、Grab、TESLA等,也都是知名的「超級獨角獸」,如今總值都超過千億美金。而這些「獨角獸」之所以能稱霸全球,其最主要原因是能在科技潮流中找出突破點,推出獨門且創新的服務,進而改變民眾的生活型態。

為何說疫情會生出更多的「獨角獸」?由於各國仍處於封閉狀態,民眾行動受限導致整個生活亂了套,但新創公司的點子不少,在還沒有金主挹注之前「簡報」做得非常吸引人,就等著投資者上門;而傳統產業在這波疫情中也受創,尤其美中貿易大戰越來越嚴重,因國際政治、天災、疫情等因素,導致將本求利的商人逐漸撤出中國市場,過去的戰略已經無法應對,自然要尋求有好點子、能持久、又能實現的新創公司。所以當新創公司獲得數輪投資後,財力逐步雄厚,也成為當「獨角獸」的強力後盾,「獨角獸」也就會在養分充足下不斷誕生。

而台灣的Appier與GOGORO被國發會視為兩隻獨角獸,這兩家公司背後都獲得來自新加坡淡馬錫的資金,但碰到席捲全球的中國武漢疫情,淡馬錫今年第一季慘賠超過新台幣7,000億元;同樣為GOGORO背後金主之一的日本住友商事,也敵不過微小的病毒,預估在2021年三月總計損益赤字將達日幣1,500億圓,也就是約新台幣422億元,在金主「自身難保」的情況下,依舊在燒錢的GOGORO壓力肯定不小,尤其2020年因補助減少、自家品質狀況不斷、資費爭議越演越烈、後續維修量能不足等,原本在預料中會發生的問題逐漸浮上檯面,難以走出台灣的GOGORO,只好在共享、能源、話題行銷等領域下更大功夫,似乎有企圖利用創造數字改變形象之嫌。至於GOGORO本身因估值而成為「獨角獸」,我想那是很虛幻的東西。

然而估值不代表價值,以電動車巨擘TESLA為例,目前市場估值超過美金1,600億元(約新台幣4.7兆元),但這些都是靠股價支撐,實際上真正的價值呢?17年來TESLA依舊處於虧損狀態,但正因為「電動化」已勢不可擋的趨勢,TESLA正好搭上這個浪潮,加上其線上購車的特色正好讓居家隔離或者無法出門者可消費,同時也藉由SPACE X成功地發射升空等話題炒作(此乃TESLA等新創最擅長,台灣GOGORO也不例外),使其股價從美金10多元美金狂飆超過美金2200元,200倍的驚人成長完全超乎市場預期,虛幻嗎?真的夠虛幻,投資人每個人笑呵呵,但曾為各界期待的Cybertruck卻只是虛晃一招,其目的應該很清楚,就是提供TESLA最佳宣傳和話題。而通常「獨角獸」是以估值而非價值定義,說他是騙局似乎有這麼點味道,但這就是資本主義市場的遊戲規則。

因此新創公司必須獲得無論創投、私募基金乃至企業的青睞,才有機會晉升為「獨角獸」,當然要具備永續經營的可能性、不炒短線、真材實料的條件才能獲得認同;至於不受眷顧與關愛、或者虛有其表的「獨角獸」,最後的下場是什麼?不是變成「毒角獸」、就是獨「腳」獸,最後將會消失在世界上,當然也可能「改名換姓」再出發,誰知道?

***本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公司立場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