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輪之外


【市場評論】少了補助高下立見,GOGORO靠誰撐腰原形畢露  

撰文:蔡至兼 Chien

話說成軍九年、五年前首度現身的GOGORO,初期因單高價並沒有亮眼成績,爾後靠著政府補助與強力的3C行銷手法,2019年成為台灣電動機車龍頭,創辦人甚至很自豪聯盟已超越KYMCO成為霸主,然而2020年一開春卻馬上現出原形,這也證實GOGORO還是要靠補助才有辦法成龍頭,說穿了沒有政府撐腰來拉大與汽油機車價差,在市場可是一點競爭力也都沒有。

根據「中華電信數據所」提供的資料顯示,2020年1月台灣機車掛牌數為46,211輛,其中汽油機車為44,110輛,電動機車僅有2,101輛,如果和去年第四季那種「盛況」相比落差非常大,因為單一月份油、電銷售比例為95.5%對4.5%,這和目前全台油、電機車總佔比的98%對2%相當,當然電動機車之所以會如此慘澹,最大癥結點絕對不是農曆過年,而是各地方補助尚未完全出爐所致,而電動機車的龍頭GOGORO更是「災情慘重」,和2019年12月相比1月份大幅衰退93.5%,從22,750輛一口氣掉到1,487輛,看來「補助」還是GOGORO的最大罩門。其實靠補助而成長的GOGORO,在2019年第四季假補助減少的話題銷售「大噴發」,甚至一口氣將單月市佔率攻過20%,好不風光,但才邁入2020年就呈現超過九成的下滑幅度,相信這應該是GOGORO所始料未及。

或許有人會反駁「還有很多縣市補助方案還沒出爐,這樣對GOGORO這些業者很不公平」,這我絕對同意,但大家似乎忘了一件事,所謂的補助一個人一輩子只限一次,用過了機會就沒有,去年第四季(尤其是12月)的操作導致電動機車大賣,且目前已有20多萬輛電動機車在路上奔馳(或者已經轉手),表示沒有補助優勢的人數一口氣少了20多萬名,縱使新的買家不斷出現但畢竟有限(大多數仍選擇汽油機車)。不過有一點值得注意,少子化嚴重下許多父母是反對子女騎乘機車(生活條件好點的就直接買汽車),再者受到武漢疫情而影響接下來就業市場,以及社會新鮮人薪資問題,才可能是讓3C重度者對電動機車卻步的主因。

雖說武漢疫情升溫,對各個產業都有相當程度的衝擊,不過很可能會如同2003年SARS對台灣機車產業產生助力,當時因多數人為了避免在公共場所出沒,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的人數明顯減少,那段時間汽機車買賣變得非常活絡(包含新車與中古車),縱使疫情緊張但卻未影響整體銷售。如今武漢疫情到現在仍未達高峰期,民眾為求自保都盡量少使用大眾工具,共享機車、自行車勢必也會受到影響(若進行消毒清潔絕對會造成業者另一波成本負擔,但至今好像也沒見到業者有動作),既然有代步需求,民眾便會改以購買機車來代步,所以估計接下來應該還會有一波購車潮。

所以沒有了補助,GOGORO乃至其所領軍的電動機車聯盟就原形畢露,而這也就是何以汽油機車業者疾呼「油電平權」的原因,畢竟靠補助衝高銷售量並非真本事,有本事就別靠政府幫忙來一較高下,但…可能嗎?當然是不可能!

***本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公司立場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