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輪之外


重機非毒蛇猛獸,到底誰阻它上國道?  

撰文:蔡至兼 Chien

早在1974年政府便明定不准機車上高速公路和快速道路,而1979年更對重機實施「戒嚴令」,直到2002年加入WTO後才解禁,但2007年才開放紅牌重機快速道路的路權,2012年250-550c.c.才享有同樣權利,嚴格來說民眾和社會對於重型機車有著23年的「空窗期」,生活中也就習慣沒有「重機」這玩意,然而開放長達17年後的今天,重機依然無法上國道,縱使立法院早已三讀通過,理當要讓重機上國道,但到底是誰一直阻撓?到底這些人在怕什麼?而上國道是優點多還是缺點多?

或許是1980年起重機從你我生活中消失的緣故,除了是在這之前能合法掛牌者,其餘的都是「廢五金」名義進口的「黑牌車」,數量稀少不說還都非常貴,而且還因沒有車牌要常躲迅雷小組(四五六年級騎機車者對於迅雷這個單位肯定不陌生),所以在印象中就沒有重機,也就沒有重機上快速道路、國道這回事,高速公路也就成為汽車專屬。但一切在2002年起了改變,道路上出現紅黃牌重機,甚至上了快速道路還被無知大媽認為「違法」,民眾會有如此想法和觀念政府脫離不了責任,因為政府的官員將重機視為「洪水猛獸」,除了是對重機的陌生,絕大多數也沒有騎乘過,更別說是重機的使用者。

也因此在日本、韓國、中國到歐美甚至是東協,重機在民眾眼中只是一種交通工具,對政府行政部門來說也是一種工具,上國道本來就是很正常,但為何到了台灣重機上國道卻是「避談」、「推諉」的議題?即使立法院早就三讀通過,但卻遲遲未開放,理由很簡單,那是因為他們不熟悉重機,且政府相關單位鴕鳥心態,擔心開放國道路權後會遭到輿論抨擊,同時相關單位互踢皮球,就連國道最大受益的BOT遠通電收也以「無法偵測收費」為由(汽車是從車頭感應,只要有晶片誰說機車就不行?),另外重機上國道對於法規制定者(公務員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)又增加工作(說穿了根本是不知如何制定起吧,國外已經那麼成熟,官爺們就拿出你們制定法規時最厲害的抄功吧!),使得重機上國道成為騎士們心中的痛,至於說什麼地方政府或民眾持反對意見的說詞,聽聽就好千萬別當真。

在黨國時代民眾受到的教育,不外乎「機車是窮人的交通工具」、「騎重機的就是飆車族」、「騎機車不安全」、「騎機車都是不良少年」,但這麼長的時間下來卻未對「正確駕駛」、「用路道德」好好扎根,另外早已不合時宜且與現實脫節的考試制度,也將制度、監理單位、法規與教練場業者牢牢地綁在一起,簡單來說連個酒駕都搞不定(別懷疑,就是很多民代、官員、公務人員也常酒駕,怎麼可能有辦法加重刑法),怎麼要求大家去遵守;同時,在專業度不足的大眾媒體以妖魔化和誇張報導下,將重機變成相當可怕的一件事,原本只是很平常的移動工具選項,現在卻成為一種原罪,讓重機陷這樣的處境對嗎?

雖說有人擔心重機上國道會發生危險,交通事故機率也會增加,但說實在單就汽車駕駛人的道德問題早就需要再教育,尤其宛如不定時炸彈的三寶,才是重機騎士生命的最大威脅者,因此就有機車業者高層疾呼讓重機在2020年上國道,不是沒有其道理,有人認為業者是為了銷售,但我個人卻認為這些人等乃陰謀論者,又或者眼紅,平心而論重機上國道可展現出移動力的靈活和快速,也可增加地方的建設和發展(縮短重機移動時間增加騎士跨縣市出遊意願),同時亦當作機會教育提高用路人道德水準,甚至還可減少大體積車輛進入市區,油錢、保險費比起汽車更省荷包,不少的優點實在沒有理由禁止重機上國道,然而現階段面臨2020年總統與立委選舉,這個議題肯定是沒有人敢去碰觸,相關單位也不知「老闆」會不會換人不願輕易放行,但可千萬別忘了,重機騎士目前己經處於臨界點,一旦「正常能力釋放」,可就很難收拾了。

所以那些憂心重機上國道的官爺們和民眾,大家請放寬心,重機沒你們想像地那樣可怕,只是大家太陌生不熟悉罷了,只要多和它親近,自然就會知道那也只是一種交通工具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