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輪之外


GOGORO都已經是一方之霸,睿能你在怕什麼?  

從GOGORO於2015年風光上市至今邁入第五個年頭,也成功地登上「電動機車」龍頭的寶座,但背後的睿能創意至今卻是小動作不斷,只要市場一出現競爭對手或者有什麼動靜便會出手反擊,雖說這是市場競爭,但GOGORO都已經獨霸一方,到底睿能在怕什麼?

不過說實在,睿能現在最缺也是最在意的,不是那些品牌擁護者,也非更多的換電設備,更不是賣多少車與市場佔有率,而是攸關營運的資金與未能如願上市上櫃,以及是投資者不再投以關愛的眼神。綜觀睿能從2011年由尹衍樑和王雪紅這兩大商界名人手中獲得美金5000萬元(約合新台幣15億元)的種子基金開始,2014年B輪融資美金1億元(約新台幣30億元),2015年又有PANASONIC與國發基金的投資讓睿能總資本達美金1.8億元(約新台幣54億元),2017年更有新加坡淡馬錫控股、美國前副總統高爾的世代投資管理合夥公司、法國能源ENGIE集團、日本住友商事挹注美金3億元(約合新台幣90億元),夯不啷噹用最簡單的方式算一下至少新台幣145億元為後盾,但2018年實收資本額卻為新台幣14.25億元,其燒錢速度之快令人為之羨慕(因為都是拿別人的錢玩,也包含你我的納稅錢)。

就如同所有新創公司一樣,都會造夢讓市場投資者願意掏錢,以能源科技和環保綠能議題起家的睿能,其如意算盤就是要KYMCO、YAMAHA、SYM等國內機車廠使用他的換電系統,而GOGORO電動機車能問世也是為了推動背後的業務,同時在政府相關人等的力推和補助下成為電動機車的領導品牌,這也在推動與促進台灣綠能移動載具產業有不小的功勞,但有功勞不代表能左右政策,之前政府曾提出2035年全面禁燃一事,市場普遍懷疑幕後黑手就是睿能(但這點未能證實,縱使屬實也沒有人會承認);此舉也引起國內機車業者強力反彈,故改以市場機制來面對電動機車與燃油車之間的取捨,同時也加速國內機車廠在電動機車的開發(政府有規定國內機車廠必須要有一定比例的電動機車),所以才會出現KYMCO IONEX、SYM與中油、中華汽車與SUZUKI,以及GOGORO與YAMAHA(別忘了睿能股東之一的住友商事,其背後的住友集團可是YAMAHA的大股東啊!)、PGO、宏佳騰的四大聯盟,相信這是當初睿能始料未及的狀況,原本可以獨霸如今出現眾多的對手,在怎麼樣也要用盡一切方法力阻。

其實睿能經營至今實力與目的逐漸明顯,使得睿能必須向18家銀行聯貸新台幣72億元,再加上只能在台灣稱王卻無法「真正地」走進國際(縱使2017年投入400輛在法國巴黎進行共享營運,荷蘭也沒有任何下文,不過歐洲多以充電為主而非換電,日本沖繩的營運更是住友商事在當推手。),只能不停地靠中央和地方「補助」賣車充市場占有率(也難怪有業者會反映該停止補助回歸市場機制,又更有民代也希望將補助拿來充實相關充換電硬體設備),這似乎代表外界對於睿能已經失去信心,此外財務報表更不利於睿能上市上櫃的計畫,畢竟缺少資金的睿能若可上市上櫃,推測將可從藉由發行股票與股價的炒作獲得資金。

最後值得注意的是,當初因應美中貿易戰開打吸引台商回流止血的「歡迎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」,由國發基金補助銀行委辦手續費1.5%,補助總額度高達新台幣200億元,因國內不少企業的反彈讓行政院決定擴大,把根留台灣的企業一併納入,也就是所謂2.0版,貸款額度總計分為20億元以內補助0.5%、20億-100億元為0.3%,100億元以上為0.1%三種(假設銀行貸款利率約1.5%來算,借個20億元每年利息只要2,000萬元,如果存入定存以1.3%利率計算,每年還可以賺個600萬元,但還是利率與補助額度要依照各銀行利率而定,上述只是假設性),只要能帶動本土產業發展者都可提出申請,這對於有「紅頂商人」、15萬名車主、國際級大股東在背後加持的睿能來說,極有可能是政府替這些「根留台灣」的企業開了一扇解套之門,只是現階段查證睿能目前尚未向負責的經濟部「投資台灣事務所」提出申請,倘若一旦真的開啟這「潘朵拉的黑盒子」,那麼你我納稅錢可又要成為睿能壯大的本錢了。

所以睿能真正怕的,就只有市場投資人失去信心,不願意再投入這個「燒錢很兇」的綠能夢,至於你車主維修保養要等多久,那…就由客服人員來承擔了。